大四毕业生如何排解焦虑与恐慌,坦然面对就业压力

正在很努力的加载中...

我想以下面这段文字,争取给你们提供点正能量。文章不会谈如何申学校、找什么工作、要不要保研这种具体的问题。我想谈的是,如何排解你心中的焦虑与恐慌。

20131016110319373

昨天有个同学来找我,谈毕业选择的事情。谈完以后她突然过来拥抱了我一下。为此我深受鼓舞,决定给你们写一点东西。你们正处在一个艰难的阶段。我想以下面这段文字,争取给你们提供点正能量。虽然写了很长,但不会谈如何申学校、找什么工作、要不要保研这种具体的问题。我想谈的是,如何排解你心中的恐慌。

一、焦虑的本质

大四是一个焦虑的时期。你们的烦恼有时候是具体问题带来的压力,有时候却是无端的、莫名其妙的,有时候还极易受到外界的影响,别人一句话就会激起内心难以遏制的波澜。

所有这些焦虑、恐慌、敏感,在我看来,其实归根结底是源于三件事:人生的有限性、未来的不确定性和过去的不可更改性。这三件事是人生不可回避的三道阴影。每当想到它们我就想写诗。

“我要如何准备才能胜出?”“我会失败吗?”这是未来的不确定性在你的内心敲打。

“我走这条路是不是多浪费一两年的时间?”“我会不会走弯路?”这是人生的有限性在摆弄你。

“我的选择是不是错了?”“这么大的投入最后回报得来吗?”,你们患得患失,因为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怎么样?其实每天让你感到痛苦的,不是那些具体的事,而是上面这些萦绕不去的疑问。

我开宗明义地拔高到人生的高度来剖析,不只是因为我一以贯之的文艺与深沉,更是因为我觉得下面这个前提非常重要:

如果你感到的恐惧,是人生某些不可改变的特性带来的,那么你拼命地想抓住什么、甚至你终于完成了一个目标、得到了一块暂时的喘息之地,你仍然解决不了你内心的痛苦。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没拿到Offer的时候很煎熬,拿到了offer的又患得患失;等到6月份还没出路的痛苦无比,早在9月份就保研的同样不开心。痛苦最多可以缓解,永远得不到解决。这次痛苦比较小的人,下次痛苦没准会很大。

由于人生的规律没法改变,所以要想解决内心的痛苦,外面如何挣扎和抓取都没用,最终只能靠内心的成长。

二、怎么破?

如果现在要打的是人生的终极大boss——所谓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那么我这个水平,当然不知道怎么破。不过我已经感觉到了人内心成长的历程,可以跟你们分享。

首先你们要重视自己的理性。人有一个不断强大的头脑,和一颗充满恐惧、贪欲和脆弱的玻璃心。人的大多数行为仿佛更倾向于受到情绪的驱动,而不是头脑的指示。你的头脑作为弱势群体,要学会和内心对话,了解你内心深藏的力量和驱动,并争取引导它,逐渐达到心智的合一。

这是一个漫长的成长过程,一些人最终变得更有智慧,大气、从容、坚定,能够更好地把握自己的人生。但绝大多数人终此一生也无法主宰自己,像浮萍一样地随风浪摇摆。这其中可能包括你的父母。

但我常常感觉到,情绪的力量非常强大,理性的作用一开始往往有限。你可以很容易明白很好的道理,但是你控制不了自己,尤其在受到外界干扰的时候。你内心成长的心智就像一颗小树苗,在它尚还柔弱的时候,恐怕经不起太严酷的风吹雨打。外部的环境太恶劣了,再强大的内心都有可能被压倒。

所以,我的经验是:内外双修。

三、跟自己的内心对话

深感艰难的阶段,我们要多跟自己讲讲道理。听别人讲也行,自己跟自己讲也行。其实被情绪所操纵的心灵很傻的,说的多了,它就会慢慢相信。这就是为什么要多跟女人说我爱你的原因。

你们可以经常给自己说说这些道理:

1. 相信命运。

我这么说不是要你们去算命。而是说作为受过大学教育的人,你们要明白事物的不可操控性。

我们高中学习的知识和成长的经历,容易给我们塑造一种观念,就是万事是因果相连的。有了条件,就可以推算出答案。这个世界由根本的、简明的自然规律和公理推动运转,一切都可以预测和解释。好好学习,一般来说就可以考上好大学。能不能达到预设的结果,全在于能不能满足一定的条件,比如说有没有努力。

可惜由于我们的大学教育整体比较失败,所以前面形成的观念基本得不到修正和挑战。如果你大学继续学习数理化,你就知道你高中的那些定理和公理都是17世纪牛顿时代的东西。20世纪出现的相对论、量子理论、混沌理论,说明连自然界都不是那么确定无疑的。微观来看,因果关系固然牢靠,但是一旦到了宏观,变量可能太过复杂,复杂到超越人在有限时空里可以理解或掌握的程度。

自然是这样,人生也是这样。有的事情变量更简单,可把握性更强;有的事情变量更复杂,可把握性更小。高考就算可把握性比较强的事情,虽然也有个别点背的。但是学习这种事情,绝对是社会现象中的特例。你一生里遇到的其他事,其可把握性都远远低于在学校里的生活。

现在你们即将踏入社会,社会给你们上的第一课,就是全然不同于学校学习的“低把握性逻辑”。你想要找一条好的出路,只能尽量为之准备,但结果如何,非常地“混沌”。我给你们讲过很多我身边的故事。我大学同班,学习最好没有留在北京,最像共产党员的去了外企,最不上课的当了公务员,最北京味儿的出了国,最学术的之一当了导演,最不像搞学术的一个如今在大学当老师,就是我。

我不是想告诉你们世事无常,躺下来等着天上掉铁饼就好了。我有一个同学进了外交部,她一直想进外交部;还有一个同学也在当大学老师,他当年确实是一个学霸。但这两个同学当时并不比别的同学更努力,他们现在也并不比别的同学更成功。
你们必须学会理解和接受人生的偶然性。未知当然让人恐惧,但这是你心灵的自然反应。你的头脑可以相信:每个人都有一条路。这条路有很多错综复杂的因素促成,但一定由一个人在当时当地能够做的最好的选择组成。所以你提前恐慌或者不恐慌,并不能改变什么。走上去以后,就好好地走,才能精彩。

2. 没有弯路

踏上社会之前的恐慌,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输在起跑线”上的幻想。

真正的人生不是一场竞赛;至少也不是一场跑向同一终点的竞赛。这也是高考养成的逻辑。从进大学开始就已经不管用。

我也给你们讲过很多故事。习近平青年时候被下放到农村种了七年地,22岁才回城读大学。胡锦涛大学毕业以后到西北修水坝去了。奥巴马和克林顿都是穷小子,好不容易考上了个东部的常青藤,结果一个回老家干社区工作,一个回老家在名不见经传的大学教书。按照前面的逻辑,他们都输在了起跑线上。

如果你们真要有志向当个人生的赢家,可以多看看那些有成就的人。大多数伟人的人生都充满了波折,有的还几起几落。可是从后往前看,哪里又有什么弯路?你当过村支书,别人没有当过村支书,几十年后,竞争国家主席你就有优势。

你可能不想当伟人,只不过不想吃苦。但前面已经说过,你们的人生总有一条路,有时候会是弯的,有时候是直的。不要只想走直路。直路开的太快,便无心欣赏风景,难有宽广的眼界和丰富的心灵,于是你缺少快乐的潜质。

总之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在哪儿努力都行。

3. 我自己定

大四这种时候,你们每天最好给自己打打气:凡事我做主。

我不知道你们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爸妈,总之他们很有可能会很烦。有的平时很开明,到了这种时候,也偶尔冒出一两句不懂事的话,让你平添无意义的难受。

七大姑八大姨都会打电话。放个假回家就会不停地问。哥们闺蜜死党什么的纷纷提建议。同班同学这呀那的,你努力从每一个传闻中获得给自己的启示。

最后,你接收了很多信息,询问了很多建议,却迷失了自己。

其实你的事情只有你最懂,别人都不行。

从今天开始,你要立足于自己。你希望别人帮你,其实是害怕对可能的失败负全责。可是,你的前途,谁能替你负责?

真正的自信,就从自负其责开始;真正的自由,也是从自负其责开始。

四、改变外围环境

除了常常与自己的内心对话,你们还要争取为这种对话营造一个好的外在环境,靠近阳光雨露,远离风吹雨打。

1. 不要来烦我

我好像试图挑拨你们与父母的关系。其实我的意思是:到了这个年龄,你们必须开始重塑你们与父母之间的关系。

在这个特殊的阶段,最关心你们前途的是你们的父母;最影响你们心情往往也是他们。

你们需要父母的关心。但如果他们跟你一样被情绪所驱动,缺乏坚定与理性,时常而来的关心不过是一种情绪发作后的排解。那你就要明确告诉他们:请克制自己的恐慌,多给我传递正能量。

父母的建议可能有用。但多半用处不大。如果生活在农业时代,你基本上只需要按照父母说的做就行了,因为你们两代人的人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可是现如今,你在外地的父母怎么知道北京的事?又怎么能知道美国的事?

如果要沟通,让父母多给你分享一些人生感悟,而不是具体建议。

同样的的道理,远离负能量的种种议论,除非你们能相互鼓励。远离打扰你内心平静的环境,为内心的对话保留空间。

如果可能的话,尽量地给周围的人一些正能量。如果你确定你知道什么是正能量的话。

2. 不要拖沓

这个时候你们都在为了各种事做准备。不管在追求什么,制定好计划,有规律地生活,该做的事不要拖沓。

当你感到愈发恐慌的时候,往往是有该做的事却没做的时候。那件事在你的心底大声地发出嘲讽,让你越发地焦虑和没有自信。
如果你所努力的事情按部就班、取得进展,你的情绪化的心灵会驯服很多,讲的道理它才会耐心去听。

3. 完成小心愿

一个年轻的心灵,最需要灌溉的泉水,就是自信。做一些能够让你提升自信的事情。

这些事情可能都很小,但是短期能看到效果,取得进步,或者得到结果。你们如果排除无谓的焦虑,其实有相当的时间可以做这些事情。

出去短途旅游。独自计划、独自出行、独自完成,回来后你会觉得自己成长了。

读一些书,讲给没读过的人听。那人最好不是大四。

练习一项体育运动,看到自己的进步。

做任何你想做、靠相对简单的努力能够做成的事情。

五、希望有用

我花了两天的时间来构思,又用一整天的时间把这些话写出来,中间鼓起了很多次的勇气,要自己坚持下去。一方面我很不愿意说教,虽然我经常说教。我对你们说教,实际上我自己和内心对话的一个形式,所以无比真诚。你们叫我人生导师,可我的人生也亟需引导。目前只能进行保守的自我治疗。

人生有的阶段不可逾越,有的痛苦必须体验。身处其中的人很难解脱。评论的人常常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比如现在如果有个老同志对我说:“你年轻人不要为买不起房、排不上车号、每个月存不下钱而焦虑。这些都是虚妄的。”我一方面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另一方面心底有一个强大的声音在呼喊:“把你的给我嘛”。

许多道理,只有走过了,回转来才能真正体会。上学期我在毕业典礼上做的发言,在社会上有不少媒体刊登和转载,光各种稿费单子就收了一堆。可是在学校里的同学们,感受就隔了一层。他们找到了一个黑我的新办法。一度我只要问“为什么”,他们就会说“因为我们来自山顶”。

所以,接下来我再问为什么,你们可以说:“请先跟你的内心对话。”

我现在内心里的想法,就是希望你们接下来这一年不被虚度。这是你们人生中最美好时代中的一年,它不是拿来过渡、等待或者牺牲的。现在这一年才刚刚开始。

文章转自:心天心理网

文章出自:http://www.zuifengyun.com/jiu-ye-ya-li.html 版权所有,除注明外皆为原创。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醉风云立场。

正在很努力的加载中...

关于本文作者:HuiSir

建站爱好者,互联网评论家,网页视觉设计师

  1. 博主说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