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春晚为何没有进步?论春晚难做根本原因

正在很努力的加载中...

猴年春晚已经落下帷幕数天了,我还是死皮赖脸的来吐槽了。本文不吐槽春晚内容,只说春晚烂的深层次原因。

说实话,这两年的春晚我没有怎么笑,因为没感觉到有乐子。春晚越来越变成了一个形式。而相比地方台的春晚,或者一些娱乐节目(诸如上海台的《笑傲江湖》),我更愿意看节目。因为这些节目让我感到有乐子,让我开心。

有些人说,观众的笑点越来越高,是春晚越来越难做的原因。我不排除这种观点。但是笑点是与时俱进的,但是春晚,却一年不如一年。

春晚的烂其实是有深层次原因的。下面我就两位离开春晚的艺术家对春晚的看法来探讨一下问题的本质。

陈佩斯谈春晚

陈佩斯大家都熟悉不过,是老一辈的表演艺术家。但是自从从1998年春晚,他和朱时茂创作表演的小品《王爷与邮差》后,就在也没有登上春晚的舞台。

“春晚舞台”的网络票选中,陈佩斯总是排在前列。在中国,很少有这样的明星,离开得越久,观众越想念。

20145月,甚少接受采访的陈佩斯接受了由凤凰娱乐出品的访谈栏目《易见》的独家专访,在专访中,陈佩斯道出了多年以来拒绝上春晚、拒绝看春晚的深层内幕。

“那不是一个创作氛围,每个部门都在互相掣肘。所有能在那里工作的人都是“爷”,谁都惹不起。”陈佩斯回忆春晚留给自己的记忆,他说,那以后,自己再也没看过春晚,之后,生活安静很多,“春晚那几年,我生活的很狼狈,整个后半年都很焦灼。”

谈及当下中国喜剧现状时,陈佩斯惋惜感慨,“当下好的喜剧作品还是少”,他喜欢看郭德纲的相声作品,“包括郭德纲在天津台做的访谈《郭的秀》,他和他的小胖徒弟,我喜欢看!”

陈佩斯的作品抛却了故事性和现实意义很强的题材。“严格地说,也是一种叛逆。(既然)要求每一个作品都承载着教化功能,我就要做非常浅层、纯滑稽的东西。我用最低端的技术,同样能使观众开心,这就够了。我不想去教育他们,不想改变意识形态,只希望能给他快乐。”

陈佩斯的这份“叛逆”,早在《主角与配角》时就已凸显。从《吃面条》开始,他的小品就不时受到“无意义的笑”等批判,到了《大变活人》时,这种争议达到了顶峰。“在别人追求高雅的时候,我就是要用大众口味告诉他,这是你的权利,我就是要让你笑,就是让你开心。跟同时期别人的小品比,我已经把给别人快乐当做一个信仰。”

早在1988年,陈佩斯在排小品《狗娃与黑妞》时,就曾要求导演单机拍摄,运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这样小品就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喜剧效果会更好,但是没人听”。 到了《警察与小偷》,陈佩斯再次提出单机拍摄的要求,由于那时已有电视墙,他认为单机拍摄营造的气氛会更好,结果导演还是删去了陈佩斯认为前面特别精彩的一段过场戏。1998年《王爷与邮差》,陈佩斯再次提出在小品中采用高科技,仍未予采纳。

近几年春晚为何没有进步?论春晚难做根本原因

“一年一年的,我们提出的意见总是遭到拒绝,所以矛盾就变成针锋相对了。”这也是两人最后一次参加央视春晚。1999年,陈佩斯和朱时茂因春晚小品的著作权问题将中央台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告上法庭,从此二人与央视决裂,再未登上央视春晚舞台。

近几年春晚为何没有进步?论春晚难做根本原因

“喜剧就是用来逗人笑的,包括相声、小品、舞台剧。如果这些节目不逗人笑,那么这就不是喜剧。我认为春晚的存在就是为了给大家一个年的气氛,一个开心的气氛。从春晚开办以来,大家越来越感觉除夕夜没有笑,就没有了年味。要想单单从一个小品来达到教化大众的目的,这纯粹是天方夜谭!”

2014年7月23日,话剧《阳台》在世纪剧院举行,导演兼主演陈佩斯出席活动,与观众分享创作心得与演出感受。在谈及陈的心病“春晚”的时候,他说“我认为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我很感慨,为什么时代变得那么快,而他们却还是这样一成不变,也是我当年一直策动他们要变化,老是跟他们探讨,都是闹闹闹,我说算了,咱别闹了,拜拜吧!我很同情他们,他们也想变,但是他们还能够苦下心了经营他们自己都不喜欢的事情,其实他们也是为了老百姓做点好事,反正都很辛苦。”最后,陈佩斯认为做任何事情都要真正地去做事,认真去完成生命的事情,“逗人一乐,给人开心,还有什么比这更普通的工作,喜剧艺术至低至贱,所以作为一个逗乐的人,真别把自己当成什么。”

赵本山谈春晚

本山大叔可谓中国的“小品王”。可是当谈及这几年离开春晚的原因的时候,他总是避而不谈。

近几年春晚为何没有进步?论春晚难做根本原因

2013年12月6日,“乡土盛典——2013乡土文化风采榜推介展示活动”在京举行,荣登年度人物之一的赵本山也出席活动。在谈到上不上春晚的问题时,本山大叔表示:“上不上春晚,一切听领导的。只要国家需要,在哪个位置都可以。而且给你一个称呼,一个位置,你不去尊重,这也不是人干的事儿。我也不能不干这个事情,但干好干坏不是我能把握的了的。”

谈到对春晚节目的选拔标准,赵本山说还是要积极、充满正能量的东西,“毕竟大过年的,大家要笑起来。要带有年味。把一些民俗的东西都找回来。”赵本山坦言近几年春晚大家也觉得有点空,形式大于内容,“但我们也没有权利去批评春晚,那个太难搞了,所以我们相信,小刚是一个好的艺术家,能够把春晚做好。”

2013年12月18日,本山老师的新剧《爹妈满院》在铁岭开机。当有人表示“全国很多人都希望您能登上春晚”时,赵本山顿时忍不住笑着大声问道,“你们真想看我上春晚吗?”得到众人的肯定答复后,本山笑了。

对于参加审查的语言类节目,赵本山表示心中好作品的标准与在《本山选谁上春晚》舞台上的标准是一致的,“好作品就是好看好笑。”不过赵本山坦言自己无权毙掉任何春晚作品。

总结

通过两位艺术家的只言片语,得出一个结论:好作品就是好看好笑,有笑才是喜剧,观众的笑很重要。

我们能够准确的感受到,春晚烂,简单的说,就是不好笑。不好笑的原因不是春晚没有赵本山或者陈佩斯。而是,春晚限制了演员们的创新、发挥以及表演。

现在的春晚,从原先观众认可的喜剧舞台,变成了说教舞台。任何节目要是没有教育意义,不反映当下社会形势和热点,就不算是好节目。可往往他们认为的这种“好节目”,却是观众们不愿意看的“烂节目”。他们眼中春晚就是应该教育人,就是应该歌颂共产党!

我特别赞同陈佩斯,这样的结局是春晚的悲哀,也是演员们、艺术家们的悲哀、更是观众们的悲哀。

为什么“他们”一成不变?我觉的也不能怪他们。这就是中国,这就是国情。

文章出自:http://www.zuifengyun.com/talk-about-spring-festival-evening.html 版权所有,除注明外皆为原创。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醉风云立场。

正在很努力的加载中...

关于本文作者:HuiSir

爱好建站和视觉设计。曾从事物资管理、内容运营工作,现为自由职业者。

1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