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随笔: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字号+
字号-

农历十一月,公立十二月。算是年底了吧。这篇随笔也算是小小的总结吧。

年底随笔: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关于写作

小时候喜欢写日记,不瞒大家,从小学到初中的日记本两只手应该都数不过来。

上了高中、大学,也时常来兴致,找个笔记本写写东西,随笔也好,心情也罢。偶尔看到一些有意思或有深度的段子也喜欢摘下来。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自认为自己文笔还算不错。关于这一点我还是蛮自信的。

小时候写作文有一个心理怪癖,就是自己不太愿意借鉴别人的文章或段落,也不太愿意使用别人或老妈教我的词汇或成语。当时候总觉得这不是自己的东西,算是偷别人的东西。

但当年龄慢慢大了之后才知道,我们上学学的东西用到自己文章里,按理说不也是偷的别人的东西吗?

张同兰(高中语文老师,已故特级教师)还说过:“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当时他就主张我们每天抄写别人的文章,用这样的方法来锻炼我们的语感。

后来我也慢慢的释然了,慢慢的也喜欢上了借鉴别人的东西。好的文字我会默默的记下来,就这样形成了一种习惯。

遇到好的文字,有时间的话我会立刻存到手机备忘录里,等下次可以用到自己的文章中,或者摘录到笔记本中。

为此,我的博客里还搞了一个摘录板块,用来摘录一些好的文字或段子,也算是满足自己这种习惯吧。孤独的人总得找点事做不是嘛?

说起写作,当我有了醉风云博客之后,慢慢的用笔写字越来越少了。每个人生阶段我都会为自己准备一两个日记本,但最近那个日记本已经吃灰好久了。记得上次手写东西还是前几年在太原时候写的一些读书笔记。

用博客写文章以来,我总是没有安全感。来源于我的心理问题。我总是会感觉,文字存到服务器数据库里没有放到日记本里安全。总感觉,要是哪天这个服务器我支付不起费用了,或者服务器爆炸了,再或者被攻击数据丢失了,我该如何找回我的文章呢?

但有时候转而一想,我应该不至于支付不起一年不到一千的服务器费用。另外就算是服务器爆炸了,我也有每周一次的七牛云备份。

这样一想,关于这个心理问题,我也就释然了。

关于疫情

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全国的疫情又进入了新一轮的疯狂爆发期。北京这边很严重,老家那边也很严重,我妈的小店都已经关门一个月了。

来新单位没多久,我也是赶上了好时候,这不,居家办公已经快一个月了。

居家就省的早起出去挤地铁,也免去了每天2个多小时的通勤时间和费用。

前两天去物美买菜,超市里都没什么购物的人,有的只是疯狂扫货的服务员,他们每天都马不停蹄的服务于线上下单的客户。

所以现在线上买菜也不是很方便,因为送货得排队,有的APP凌晨都得抢下单,要不然再晚了第二天就排不上跑腿的号了。

买菜前顺便去了一趟凉水河边,突然才发现河边的草都已枯萎,树也都没有了叶。才知道,冬天已经有好久了,而我也好久好久没去河边了,虽然也就几分钟的路程。

我其实很想知道,下一个冬季还远吗?因为我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没有去呢。

关于江泽民逝世

进入12月,江泽民逝世的消息席卷了整个互联网。大部分的知名网站都给予了首页灰屏,国家也很重视其追悼会。各大媒体也都争相歌功颂德了一番。

实际上,关于江总书记的印象,我是要比胡锦涛和习近平要深很多的。因为在小的时候,还没上学以及小学那些年,江泽民的各种报道总是不断的徘徊在大家的周围。

那个年代家里的电视机还是很重要的消息来源,自己也几乎每天都会在电视机前待很久,所以对于江泽民印象很深刻,尤其是他的样貌。

当然记忆最深的还是97年的香港回归和99年的澳门回归。那个时候自己趴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机里的直播,还吃着几毛钱一支的好吃的冰棍。

那个年代有事没事等待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或者西游记水浒传。那时候总觉得人生真有意思,对未来和未知充满了无限的好奇和憧憬。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也真是岁月静好。往后每每想回到那样的日子,但总是遥不可及。期待未来还会有那样安静的时光吧。

其他

这两个月没怎么听小说,没遇到好的小说。喜马拉雅的会员也断了。闲来将之前没看完的几个小说收收尾。

前两天听到一首歌,苏星婕的《可惜我们》,挺喜欢那种旋律和韵味。

歌词虽然是写失恋的,但其中有一句:

“可惜我们,那一场约而未定的过去,从那一刻起,就再也回不去”。

深深触动了我。

可不是嘛,青春也再也回不去了。

文章出自:https://www.zuifengyun.com/essays-20221206.html 版权所有,除注明外皆为原创。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醉风云立场。

2 条评论

  • 666666 1个月前(12-19)

    有根有干也有叶 开花结果就等火

  • 晨汐网 2个月前(12-06)

    博主你好,你的网站做得真好,可以跟你换个友链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